释永信事件中的佛门态度:共同面对传达温暖

2016-01-18   作者: 普度网   来源: 未知

近日连载的永信法师被爆料事件,让人们不顾炎炎烈日,追猛料追得血脉贲张。原本是一件关乎佛门清誉和信仰情操的严肃事件,却溢出佛门、波及全民,几近成为一场全媒体与全民的判罪羯磨(有罪判定)盛宴。 目前事态虽然扑朔迷离,但各方力量都在陆续现身。或许

近日连载的永信法师被爆料事件,让人们不顾炎炎烈日,追猛料追得血脉贲张。原本是一件关乎佛门清誉和信仰情操的严肃事件,却溢出佛门、波及全民,几近成为一场全媒体与全民的判罪羯磨(有罪判定)盛宴。
目前事态虽然扑朔迷离,但各方力量都在陆续现身。或许背后博弈激烈,但一个声音似乎一直没有变,就是永信法师那句“是非以不辩为解脱”。
或许是以淡定应对重压,或许是以孤立面向审判。此时此刻,佛门内部最起码的态度应该是怎样的?
面对非议,佛门应该传达一种双重支持和温暖佛教文化网
猛料真假,可以是世俗大众追逐的目标,但作为佛门来讲,当一位佛子面对全社会排山倒海的非议而孤立无援时,冷漠的沉默不该是选项,推搡更该被排除,此时的佛教大家庭应当传达的,是一种支持,一种胸怀和暖意。
2013年8月14日上午,在河南省登封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为登封旅游事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获得价值100多万元的越野车。
这里提到支持,肯定不是一维的,而是双重的。
如果,只是如果——被举报的问题有被证实的,那我们要支持当事人在全民关注的重压之下,承认过失,坦然面对道义责难甚至是国法惩戒。而后迎接他转身向内,佛前忏悔,坦然于佛门戒律的处置,继而明确在错失初心之后,该如何往下走,而不是门窗紧闭,任由其在门外被践踏在地。
忏悔过失并在过失中奋起,力挽生命颓势于业力狂澜,不客气得说,这是出家人的擅长,我们要支持当事人来回归这个本分,更甚至于感恩来自世间各界的鞭策。世间的荣辱得失与人身慧命相比,并不是多么难放下的东西,断臂而退,不失为一个修行者的本色。普度网络
当然我们更期待——如果爆料有误,我们更要支持当事人澄清事实、妥善解决,支持其面对大众舆论的非理性重压,更深切地尊重时代、尊重众生的因缘业力来护持和弘传佛法。
为赤裸面对过失提供支持,也为咬牙坚守道义提供支持——这是有情有义的佛门基本温度。这不是一个暧昧不明的中性立场,而是一个清晰昭示佛门光明的坚定立场——佛法给所有人以希望,回归与仰赖永远是信仰的题中之义,佛门不会抛弃任何一个真诚的修行人,这里的救赎之门永远不会关闭。
这也不是为当事人解围,更希望本次事件能提示整个佛教界,进一步看清这个时代佛教的处境,看清自身所面临的压力和要求,更明确信仰的天空,需要个体去追求,也需要集体去供给。
功过是非待评说:应理性看待因果得失和善恶比重
对一个有相当影响力的人如何评说功过,或许在世俗社会,可以像网上评论那样,用一个或褒或贬的判断句去概括。但在佛门内部,我们不应该跟着大众媒体游走,我们应该尝试做自己的思考。
在当前宗教信仰和地方经济发展之间的张力网中,永信法师住持的少林寺有可能是绷得最紧的一处。撇开功过不说,矗立在整个嵩山风景区的商业格局之中,少林寺及永信法师所面临的复杂问题的交集,可能是各种躁动的功利化追求的汇合。网络道场
这种时节因缘之下,大多数的是非对错或许都应该放大到一个时代来看。早先就有新闻时评中谈到:“永信法师及其声誉正在成为佛教率先走出围墙、进入公共视野的社会反应的牺牲品,是我们这样一个时代的牺牲品。”早些年寺院道场奋力图存的紧迫感,或许促使法师们作过一些今日看来并不妥当的权宜选择。虽然眼下大众传媒正在普遍追踪可能存在的恶,但相信佛法的大家庭会更加理性地看待一个人的因果得失和善恶比重。
宗教政策恢复30几年来,大陆汉传佛教有相当一批道场尚且停留在求生存重于求发展的阶段。在祖庭飘零之时,谁能勉力维持谁就成了责任人,情形是相当被动的。在商业、钱财、道德要求这些个概念之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曾经正面了解过少林寺从茅棚境界扩张为禅样板丛林、并带动一系列禅门道场成功复兴的过往境遇。
我们的民族是一个重视盖棺定论的民族,也是一个擅长记忆的民族,佛教发展的历史节点上的功过是非,眼下并不容易论断,或许我们需要期待时过境迁后的眼量和心量。
要给出家人修行时间:从凡夫到圣僧的过程
我们看到,出现相关事件新闻之后的评论当中,大量充斥着暴戾之词,真的是离人性很远。虽然事情的真相仍需等待,但对恶的反感已经不需思考,直接导致了对恶的推定。
历史走到今天,社会大众对出家人的观感,从本次事件就暴露出两个极端:一头是跌破底线的刻板印象;一头是超越人性的过分要求。
前者指的是对僧众的“有罪推定”。明代以降,中国的民间逐渐流行起一种恶化的风气,文艺作品里常常用色情、金钱、暴力来捆绑僧人形象,造成大众的文化惯性里,对僧众有着非常不堪的刻板印象,仿佛僧人有了丑事,才是符合大众期待的。
然而另一个相反的极端,却是只肯容纳出家人是圣僧,并不容纳出家人有走向圣僧的过程,缺乏对于修行尚不达标者的宽容度,缺乏一种正确认知人性、尊重人性的人文精神甚至是智识水准。
本次事件实际上在提示世人一个思考角度——如何才是对僧人的合情合理的道德期待。当然,实质性的跌破底线必须承受惩戒,但空想式的非善即恶、非此即彼的武断二分法,却是大众一个有待挽救的常识性缺憾。肆意泄愤的集体暴戾之外,这个时代及其民众还有多少空间,来理性客观地看待人性,看待人的烦恼和人的努力,看待人的信仰和责任?
永信法师事件不是佛门自危,当是佛门自强
我们注意到有些人在提出问题,这次举报人爆料事件的发生,似乎代表着一个人人自危的“时代潘多拉魔盒”被开启,就像一个新的运动来临,在道德修为上存在瑕疵的佛教高僧会不会由此出现接连倒台的剧情?
只能说,如果佛教的存在是寄托于藏污纳垢,那它早就不可能存在了。这次爆料事件应该能够成为倒逼佛门振作的积极催化剂,以更加审慎的姿态对待时节因缘、对待众生业力,加速路线调整,用回归佛法本质、坚守大乘初心的方式来赢得新时代的生存和弘传空间。
当下的举报与被举报者,他们都将被写进历史的教科书中,用他们的亲身经历,教育一代代后学,让人们放弃二分法,放弃单纯寻恶的兴奋,升起积极寻善的用心。相信,几十年后的幸运佛子会看见,当道德要求和人文精神尚且不能合二为一的时代,当时的僧众们曾经如何坚守他们的信仰。

  • 责编:普度网
  • 图片推荐